白头戏言:赵识珩柳岑栖番外 (第1/2页)

加入书签

江南的诸多风花雪月似乎都是在朦朦烟雨里落笔,赵识珩在许多年以后才惊觉自己与柳岑栖的初遇却是在草长莺飞的叁月晴好时。

彼时他是以纨绔恶名遐迩全广南城的赵府少爷,她仅是抱皎坊的一名舞娘,故事的开端俗套又平常,少女在席上展袖起舞,刹那惊鸿在他瞳底——却并非为翩翩舞姿惊鸿,而是为眉眼倾下的清容惊鸿。

是以宴终后他特意去寻了她,开门见山就是问她芳名,她则静静凝视着他,面容不惊:

“我是抱皎坊的栖娘,赵公子,你若看不起我,何必问我的姓名呢。”

赵识珩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回答。

自小的锦衣玉食将他养得惯来高高在上,全琅州都知道赵识珩是个任性骄纵的纨绔性子,是以从无人敢出言顶撞他。

赵识珩原以为自己会生气的,他该生气的,可是他没有,彼时他望着对面少女平静的眼,鬼使神差般垂下了头,闷闷地对她道歉。

这句道歉为他赢来了柳岑栖的回答,赵识珩喜出望外,继续试图搭讪:

“在下观柳姑娘方才那一舞,舞步轻盈精妙,矫胜飞柳,又翩翩若云娥,敢问此舞可有名字?”

柳岑栖扬眉,瞳河里燃起灼灼傲色:“这一舞名唤仙夭,取的是夭夭胜仙之意。”

夭夭胜仙。

赵识珩自诩见过世间颜色无数,却从未见过柳岑栖这般的女子,舞娘出身的她理该习惯躬颈埋身,可她却扬着眼眉,给自己的舞步起名“夭夭胜仙”。如遇旁人夸她,她亦从不言什么自谦之词,她只会漾开笑眼,随后道:

“我毕竟占着个‘一舞动琅州’的名头,跳出来的舞步若是丑态百出,那岂不是让人家看尽笑话。”

柳岑栖似乎生来就是骄傲的。

而他怎能不倾倒在这一眼里。

赵识珩曾在话本读过无数次“敢爱敢恨”的四字评语,相识柳岑栖后他才读懂,这四字简直淋漓在柳岑栖的身上,那时他筹银为她赎身,想让她跟着自己一生一世时,柳岑栖默了半晌,最后告诉他:

“赵识珩,我这人记仇得很,你若负我一回,纵使是死我都不会原谅你。”

柳岑栖心高气傲,她同抱皎坊里的其他舞娘都仅仅是点头之交,她没什么朋友,是以懵懵懂懂,第一次撞见这样炽烈又盛大的少年爱意,如何能不心动。

抱皎坊的其他舞娘觉得她可悲又可怜,她骨子的清高似乎使得她忘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快穿】名器美人nph 红到深处烬成灰(系统穿越民国) 后巷 落魄后我被死敌吃干抹净 爱死在昨天 不小心契约了三个老攻 甜饼制造机 绅士法则 吃软饭的攻 疯狂的泰戈尔 清冷校草被劲敌舔批上瘾 炮灰师弟被迫成为万人迷 万人迷师尊死遁以后 姝色倾东宫 二师兄决定放弃治疗 柔弱师尊绑定黑莲系统 国师其实不高冷(穿越) 【总/攻】是B不是Bking 我穿成了龙傲天的退婚男妻 古代猎户的养家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