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垂 (第1/1页)

加入书签

纪渝打着哈欠踱往自己的房间时,恰好同面无表情的谢虞晚打了个照面。

看到他的刹那,谢虞晚的睫羽微不可察地一眨,她垂下眼,开口时的问句却是朝着纪渝而去:“宋师姐呢?”

“你找宋师姐?”纪渝没有在意谢虞晚的躲闪,他困着声懒洋洋地回答她,“她在客栈后面练剑呢。”

谢虞晚闻言一顿,眸底纵过清浅异色,她抬起眸来,定定地凝着纪渝:

“纪师弟,你能否帮我找他过来?我在他房中等他,”她咬着唇,桃李般的一张素面赧上窘然色,“我今晚还没练剑,怕他责骂我……”

纪渝下意识的反应是宋师姐的性情那般温和,怎可能道得出叱责之语,可当他对上女孩恳求的瞳孔,纪渝发现自己竟说不出拒绝之词。

他不由自主地点下了头,谢虞晚于是冲他嫣然一笑,徐徐转身,清丽的身影遂消失在拐角。

宋厌瑾循着纪渝的指引叩开房门时,一抹桃色正背对着他。

捕捉到他进房的声响,谢虞晚也没有回过身,她正心无旁骛地欠着脊背,葳蕤烛火将少女的柳腰妍得更是盈盈不堪一握。

宋厌瑾眼眸骤眯,一眼便识出她的异常,祈归剑顷刻出鞘,就在剑气渐聚将将斩出的片刻,谢虞晚直起身,整个人倏而定住。

等到她转过头,祈归剑已归鞘悬于宋厌瑾的腰间,谢虞晚盯着神情散漫的少年,眉心蹙起:“你跑我房间来干嘛?”

听到这句质问,宋厌瑾嗤笑出声,他抱起手臂嘲讽道:“你房间?谢师妹的剑术不精,这贼喊捉贼的本事倒还真让我刮目相看。”

谢虞晚这才注意到这间房的布局与摆置确实并非她自己的房间,她下意识握紧剑柄,警觉地后退几步,声音都惊得变了调:“怎么回事?”

宋厌瑾眉眼一扬,模仿着她的语气惺惺作态:“是啊,怎么回事呢,不是你转告纪师弟说你在我房中的吗?谢虞晚,我倒是想问问你,既然因为没有练剑而不敢面对我,为什么还要等在这里呢?”

谢虞晚神情一凝,张开唇想要为自己澄清,浑身忽然一软。

她连忙扶住身侧的茶桌,这才没有直接栽倒在地。诡异的酥麻痒觉从身体最深处流至四肢五骸,她下意识闷哼一声,出口时才惊觉自己的声音竟是如此娇媚,每记娇吟都恍若浓着一醺春水。

宋厌瑾蹲下身来饶有兴致地观察她,最后判断说:“恭喜你,很显然你这是中了催情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快穿】名器美人nph 红到深处烬成灰(系统穿越民国) 后巷 落魄后我被死敌吃干抹净 爱死在昨天 不小心契约了三个老攻 甜饼制造机 绅士法则 吃软饭的攻 疯狂的泰戈尔 清冷校草被劲敌舔批上瘾 炮灰师弟被迫成为万人迷 万人迷师尊死遁以后 姝色倾东宫 二师兄决定放弃治疗 柔弱师尊绑定黑莲系统 国师其实不高冷(穿越) 【总/攻】是B不是Bking 我穿成了龙傲天的退婚男妻 古代猎户的养家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