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

加入书签

颈前被冰凉的刃挑起个微妙的弧度,郑婉略微抬眸,看向烛光中的反影。

“果真是聪明人。”

耳侧的声音像浸了霜寒,隔得不远不近,也让人凉得一缩。

“公主有什么遗言,但说无妨。”

刀又近了一寸,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肉,逼扼住血管的跳动。

灯影照着,她看见她的一缕发在髻间脱离,飘飘摇摇坠下来。

方一触到那刃,便被拦成了两段。

只剩断了的发绾着尾,轻轻扫在刃前。

郑婉静了一晌。

她虽不怀疑完颜异的狠心,眼下他这柄刀挥得却实在利落。

想到这里,她也禁不住轻轻一勾唇,笑了起来。

完颜异看她的表情。

少女长睫温顺地垂下来,将她的一双眸合在里头,叫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他略一挑眉,轻飘飘道:“看来是没有了。”

原本也就只打算留一句话的功夫,眼下瞧郑婉的模样,似是谱着一场大戏。

总归是人死前的那一套,他没什么心思陪着演。

指关正要施力,郑婉却忽然先毫无顾忌地一转头。

刀刃切肤,不消费力气,便拓出蜿蜒的血。

血如白袍点墨,迅速蔓延。

绛红的血滴顺着刀刃汇聚,勾连到柄,随后再往下漫,直至流入完颜异手中。

微热的触感并着腥淡的味道,牢牢攀附在他指间。

匕首割的口子不算浅,血一股股,似没有停歇。

眼前的少女却像感知不到疼痛一般,带着清明的视线注视过来。

完颜异没有挪开视线,迎上她递来的眸光。

她的脸浸在烛光中,血色在她颊边如同雾气一般,逐渐扩淡,消弥。

她开了口,话说得很平和,听不出被人利用后的失望。

“这样急切,原来三少主想要除掉的,仅仅只有一个完颜晟吗?”

完颜异垂眸,视线落在指节前。

郑婉的血在他凸出的指骨上挂着,合成滴,挂成坠,展成地下四溅的痕。

他略一挑唇。

“公主,危险之人向来不好相与,我一介无能匹夫,自该知晓适可而止的道理。”

那晚初来郑婉宫殿,两人东扯西扯了一番,他眼见着也是问不出什么有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