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晚安 (第1/2页)

加入书签

天气转凉,洗完澡后余留在身上的温热在打开门那一刻瞬间被凉气儿灌满,她打了个寒颤,快速小跑到卧室。

刚缩进被窝,翻开上次折住的英语单词页码,消息提示音就响了。

是林永坤发来的,说他被临时调到了平城的分店帮忙,要个把月才能回来,下边又给她转了三千块钱。

林汨把钱存到自己的卡里,接着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张白纸。她在最后一串数字末端写上+3000。

她一共存了八万五千元。

这几年在符聂杭身边,他不会给林汨现金,只会给她买各种衣服首饰之类的东西。他像是单纯在养一只猫,保证她的衣食住行,兴致来了就各种打扮,但不会直接甩钱。

这让林汨很苦恼,因为转手卖出去会从中折差不少钱。

高二那年,林永坤还完了债务,尽管仍算不上以前的富裕,但起码不用再过得精打细算、整日节俭。

但林汨还是将生活费都存了起来。

她要买一个镯子。

白纸背面还粘了一片泛黄经久的枯纸,模糊的纸面依稀可以辨认出镯子上的图案。

尽管不是完全一模一样,但玻璃柜里静静躺着的那一副极其相似的手镯一定会让妈妈开心的。她这样想,拇指在上面轻轻抚摸了一下又一下,最终将纸又放进抽屉。

不着急,她可以慢慢存。

妈妈会回家,那个阿姨也答应会帮她留着镯子,所以,她不用着急。

林汨情绪舒缓了许多,正打算背英语课上总结的知识点,铃声又响了起来。她以为是林永坤打来的,接通后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中间,下意识喊了声爸爸。

可对面却没有回应。

她又叫:“爸爸?”

女孩软软糯糯的声音裹了点闷闷的鼻音,传到耳朵里是清凉的,又痒又麻,像是有人拿了根羽毛在耳廓乱抚。

听起来就是跟平时刻意冷淡的声音不一样。

符聂杭嗤笑一声,“喊错了。”

林汨僵住,手机啪的一下掉在床单上。

她存的联系人不少,但没有加备注的,就符聂杭一个。

而且符聂杭很少打电话给她。

对面的人像是刚运动完,低沉质感的嗓音里带点儿喘,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股热气,再想到刚刚对他喊了爸爸,林汨更加羞愤,瞬间就想把电话挂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快穿】名器美人nph 红到深处烬成灰(系统穿越民国) 后巷 落魄后我被死敌吃干抹净 爱死在昨天 不小心契约了三个老攻 甜饼制造机 绅士法则 吃软饭的攻 疯狂的泰戈尔 清冷校草被劲敌舔批上瘾 炮灰师弟被迫成为万人迷 万人迷师尊死遁以后 姝色倾东宫 二师兄决定放弃治疗 柔弱师尊绑定黑莲系统 国师其实不高冷(穿越) 【总/攻】是B不是Bking 我穿成了龙傲天的退婚男妻 古代猎户的养家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