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溶血色 (第1/2页)

加入书签

顾莞月稍稍怔忪。

宋厌瑾看着她的眼,指下的力道渐卸,殊料顾莞月竟抓住这半息契机,回身一掌拍向他的心口,宋厌瑾踉跄几步,再抬睫时顾莞月指间的寒匕正稳稳抵在他的喉口。

局势遽然生变。

宋厌瑾没有说话,在这一刹他在顾莞月的瞳河里看到了对自己的杀意,可她的指在发颤,一下又一下,少年白皙的颈间被刀锋磨出细浅的血痕,那柄匕首却又没再近半寸。

她到底还是下不去手。

“莞月,”就在这剑拔弩张的胶着时刻,一声叹息沉入在场所有人的耳畔,“你真是让人失望得很呢。”

顾莞月神情一震,下意识推开了宋厌瑾,霎那才后知后觉到此举的不妥,可想要挽回已经来不及,夫挟已经悠悠踏入了正堂。

围在堂外的陆父陆母本想拦他,可不知为何双腿竟不听自己使唤,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掺和入局,夫挟还是那一身的青白长袍,垂眸盯着宋厌瑾时,眼睛里肃着凌厉的寒意:

“你倒是好本事,能让我无道天的人一次次对你手下留情,”只见夫挟的掌心凝出一团黑气,“顾莞月舍不得杀你,看来只能由我亲自动手。”

陆濯容这人还是留不得。夫挟上回同他合作,可谓是被耍了个彻彻底底,是以顾莞月和陆濯容的这次约定,其实是由夫挟一手促成。

顾莞月答允他,这回定会亲手杀了陆濯容。夫挟不信她,现时这局面果如他所料,顾莞月狠毒了半生,竟会因情变成这般畏缩模样,夫挟想至此,难免生出几分唏嘘。

宋厌瑾则上上下下打量夫挟一眼,没有说话,神情从容得像是完全不惧即将到来的杀意。

“先生,”反倒是顾莞月先慌了神,“您答允过我的,他的命交由我来终结。”

夫挟睨着她,忽然起指掐住她的喉咙:“你二人谁先死又有何区别?顾莞月,你对无道天的忠心还剩几分?”

顾莞月没有挣扎,声音哽涩:“莞月的这条命永远都是无道天的,我只是不甘在他前头咽气。”

江拂越听越不对劲,夫挟道“你二人谁先死又有何区别”,便是从一开始就不准备留顾莞月性命,既如此,顾莞月缘何如此平静?若说她今日本就没做活下去的准备,那又缘何还要约陆濯容至此?

难不成……

江拂蛾眉轻蹙,神情复杂地看着顾莞月:“你今日邀阿容出来相见,竟是为了拉他共赴黄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