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草为萤 (第1/2页)

加入书签

宋雁锦神情骤凛,月白的裙袂似蝶般上扬,旋身护住谢虞晚后,虎口一翻,她的剑甚至还没有出鞘,就已然抵住迎面而来的剑气。

另一只手同时抄起燃燃灵光,谢虞晚在这时看清了出剑者的容貌,那是一张丰神俊朗的少年面容,一双眼漆黑如墨,悬珠般的眸光胜却繁繁朗星,他衣着清简,坦荡的气度却韧似劲松。

宋雁锦抬起剑鞘抵住他的喉咙,语气冰冷:“你是谁。”

少年不卑不亢地仰起颈:“我叫纪渝。”

谢虞晚:!

没想到原书男主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谢虞晚眼皮一跳,正准备出来打圆场时,纪渝头一偏,转过眼珠定定地望着谢虞晚的脸,他的神情明显地一愣,失神地怔声:

“姑娘,我们从前是不是见过。”

谢虞晚瞪大双眼,当即的反应是看向宋雁锦。

宋雁锦正慢条斯理地抽回剑鞘,与谢虞晚眸光相撞时,柳叶眉一挑,像是促狭,却也拘着太多谢虞晚读不懂的情绪。

不是,这种台词怎么会发生在自己和原书男主之间啊喂喂!

谢虞晚头疼地叹出一口气,稍稍整理心情后看向纪渝,剑锋的皎光将神情鲜活的女孩映得分外风华绝代,她眉眼弯似柳叶新剪,一颦一笑都是胜过春日的灼灼:

“纪师弟,你的这句话,已经在戏本子里被演烂啦!”

这句话点醒了纪渝,他后知后觉到自己的失礼,少年白皙的双颊瞬间漫上潮红,他不敢看谢虞晚的眼睛,正准备为自己的冒犯之举欺腰道歉时,一道清凌凌的女声打断了他:

“你比我们先入此地,可有什么发现。”

宋雁锦站在黑暗里,那张素净的清容亦被浸得杳杳,纪渝愣了一愣,随后连忙将自己的发现摊出来:“我在师兄遇害的地方找出了几片树叶,上面带着血。”

谢虞晚接过他手心的叶片,蹙着眉翻来覆去地端详:

“不对,”她细细审视着叶片上的血迹,敏锐地发觉到异常,“这几片树叶的血迹不是喷溅上去的。”

纪渝这几片树叶上的腥红有明显晕开的痕迹,更贴合小师弟内脏被掏的死状,这就说明谢虞晚找到的那几片木叶是凶手刻意掩埋的,若不是谢虞晚会丹青谷的追踪之术,埋于土底的那几片木叶大抵只有腐于潮泥的结局。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谢虞晚揉揉额角:“不过凶手总归还在这里,我们先抓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