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诡诡 (第1/1页)

加入书签

纪渝那一剑下去,将他们复又在琅州钉了几日,一旬后宋厌瑾的伤终于好了大半,启程离开琅州时却不再只有他们叁人,还有萧元晏和荆鸢一并和他们同行。

荆鸢说自己本就是出来历练,天下浩浩任她去,却又无处可去,不如跟着谢虞晚一起;萧元晏本要告辞,却在无意间得知他们要去寻的邪佞是赵识珩的主上,顿时就改了主意。

宋厌瑾说夫挟的老巢在西南的方向,西南多密林,婆娑的虬枝将日光割成一片片,甚至都照不开地上的败叶,走惯了这样的路,兀地翳色终半,视野豁然开朗,几人皆不适应地揉了揉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炊烟袅袅的村庄,这样的村落一路走来见得不少,本不足为奇,可诡异就诡异在村庄上端的那棵巨树。

参天的苍树在谢虞晚的瞳孔里缩成一大片翳影,她不禁喃喃感慨:“好大的树……”

这棵树几乎是盘在整座村庄上面,远远瞧着村里的每一家就仿佛是被那错综复杂的一根根树干串起来。

宋厌瑾眉心一拧:“此树有异。”

莽莽树骨,捅入云霄,其叶亦是极为苍苍,竟已赛过人躯。西南纵是再潮湿,也绝不可能养出如此根茎的树,谢虞晚警觉地想,恐怕这树,是靠某种邪法长久吸食一些东西方才茂盛至此的。

荆鸢却摇摇头:“这树里并无邪气。”

谢虞晚一愣,随即松了口气,还未完全卸下防备心呢,就听纪渝愕呼:

“那树叶里……裹着人!”

谢虞晚心头顿时骤寒,她忙抬眼去看,竟真是如此!这些叶片呈半合状,而在那一瓣瓣似舟长叶的叶尾,偶尔会垂出某些软绵绵的直筒物,定睛细瞧方可看清楚,那直筒物不是其他,而是活生生的人腿!

不过幸运的是,这些人腿是垂出来的,而非僵挺出来的,这意味着叶中人的性命大抵暂时是无虞。

纪渝忡忡道:“虽是暂且无虞,一直被这般困于叶中,焉能不出事……”

萧元晏展开折扇,冷不丁道:“你们可否注意到,有几瓣叶片未能合拢,缠裹在里面的人已经在叶床上烂了一半,有人躯腐掉的那一半叶片翠得分外浓,如果我所料无误,这树正是以活人为养分。”

谢虞晚咬牙:“真是好阴毒的一棵树!”

“黄毛丫头懂什么!”讨伐意味的怒喝从几人身后劈来,谢虞晚回过头,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正怒不可遏地朝着几人围过来,“你们岂敢对神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