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头长长 (第1/2页)

加入书签

告辞荆鸢后,谢虞晚仰头望着一栖潋潋月色,垂下睫与宋厌瑾平静地对视一眼。

宋厌瑾看懂了她眸中之意,他绞起眉:“行事何必如此鲁莽。”

谢虞晚展颜一笑,眉眼间溢开张狂的恣意:“横竖也是要正面交锋的,此时何惧?”

这一来一回,纪渝倒是糊涂了:“什么意思?不是给那新郎施丹青幻境吗?计划有变?”

宋厌瑾抱起胸,冷哼道:“你谢师姐的意思,是现在就杀去寻那新郎新娘,先跟他们干一架再做其他打算。”

纪渝目瞪口呆:“啊?”

“来都来了,不去探一番岂不是可惜?”谢虞晚抿抿唇角 ,倏而压低声音,“更何况我们连那新郎的面都不曾见着,焉能就这样相信荆鸢并不是在做戏?她的话,我至多信五分。”

正是最不识天高地厚的年纪,谢虞晚想就算碰上硬茬,大不了冲上去直接殊死搏斗一番,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

纪渝认真想了想,竟然点着头赞同谢虞晚:“师姐,你说的有些道理。”

宋厌瑾眉节一挑,冷笑着讽刺说:“有一个送死的不要紧,最可怕的是两个爱送死的达成了共识。”

他这番话激愠了纪渝,少年俊朗眉目顿时皱出薄怒:“宋师姐,你若不想同我们一起行动,大可以现在就走,何必站在这里放凉话。”

“师弟误会我了,”宋厌瑾眼尾一弯,慢条斯理地懒懒吐字,“同生共死这种事,怎么能只让你们二人面对呢。”

谢虞晚觉得他又在阴阳怪气,不过显然纪渝并没有听出宋厌瑾话里隐隐约约的怪腔,他甚至还高兴地说:

“宋师姐武艺高强,有你在那可真是太好不过。”

谢虞晚闻言霎时给他扫去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不过纪渝没有察觉到,她也便不再多说,而是拉高警惕,动身直奔贴有囍字的那间屋子而去。

庭中风声更是呜呜,泣在地上的灯笼影恍若山鬼摇灯,谢虞晚将眸光移至户牖,只见红烛颓,晦光欲哭,贴出深影一双。

谢虞晚盯了半晌,见许久都没有动静,遂决定出剑打破这已窒的僵局,少女漂亮的眼尾耀过一痕灼色,指节捻,剑诀起,催来叁尺寒光。

瑾晚剑铮铮,似挽有万千浩荡势,斩破诡诡寒风声,直直烁往屋内!

就在这当头,风声倏拢,天地坠成一片乌色,旋即怨气凝,哭号声遂震天,在叁人面前浓成一团团黑云,这黑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mob散 杯酒不迟留 空空子吃小猫咪了! 【得咎】双性生子渣攻贱受(重排版) 破产后我成了前夫的狗 博散 剑飞霜(武侠NP总受)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