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课间 (第1/1页)

加入书签

周五的体育课上,林汨又看到了何修允。

两个班级隔了半个操场远,但她依旧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那抹白色的身影。

只能说他太显眼,单是一个背影就足够出众。个子比同龄人要高上许多,偏瘦,而林汨却亲眼见过他胳膊上紧实的肌肉,近乎冷白的皮肤表面,有一道长长的缝合线。

现在想起那副画面,她还是会头皮发麻。

何修允这个人太难看透,表面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似乎跟谁都能说上话——尽管并不中听——但林汨总觉得,在他的人际关系中,只有陌生人这一个分类。

不过,符聂杭大概并不属于这一范畴。

何符两家人关系亲密,虽然不知道现在如何,起码在以前,是十分要好的。

从认识符聂杭起,他就好像总是一个人,偶尔父母回来也是带着他和林汨家出去聚一顿寒暄一番,然后再次离开。

听符聂杭说,他们是去工作,他们总是很忙。

或许就是因为他总孤零零的,林汨当初才会主动上去和他交朋友。如果早知道会和他变成现在这样不清不白、甚至可称为畸形的关系,她绝不会再同情心泛滥。

符聂杭每年暑假都会到国外何家住一段时间,何桓甫似乎很喜欢他,他身上男孩特性太明显,淘劲儿,还闹腾,老爷子岁数大了,就喜欢家里热热闹闹的。

自己家的亲孙儿性子就冷,长得是漂漂亮亮的叫人看着顺眼,但老爷子就觉得太静,就个小破孩儿,不学别人家撒娇打滚,一天天总是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玩儿。

乖是乖,但没劲。

后来新招的保姆偶然在地下室里看见那具血肉模糊的身体,吓晕过去,老爷子才发现自己这孙子根本就不是乖。

——这他妈根本就心理有问题么不是?

不过再有病也是亲的,花点钱把事儿压下去就成,但从那次后,符聂杭就没再去过了。

前几次回来符聂杭都是说何修允古怪,这次回来对林汨说的是:那小子是个变态。

再后来,何修允回国转到他们学校,符聂杭当时就告诫:“离他远点儿。”

但那时的林汨不以为意,她只想快点找到妈妈,摆脱符聂杭。而且,就算是现在,她对符聂杭口中的‘变态’的理解,也就仅仅是何修允的自残行为而已。

或许是这几年经历的事情让她心理承受能力大大提高的缘故,她竟然觉得何修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 温柔驯服[骨科]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