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偶尔有一点点嘛 (第1/2页)

加入书签

“什么?宋姑娘在生你气?”

“是啊,”谢虞晚撑着脑袋,愁眉苦脸道,“他还跟我说不许我再出现在他面前呢,你们有没有可以哄好他的法子啊?”

萧元晏凝眉思忖,合起的折扇敲上掌心:“送她些赔礼?”

“你的主意怎么跟阿鸢一模一样,”谢虞晚有气无力地掀起眼皮,语气哀怨,“我送了他一支玉簪,然后好像把他得罪得更加厉害了。”

萧元晏笑着轻“啧”一声:“哎呀,荆鸢尽出些瞎点子,宋姑娘那x子怎么会喜欢玉簪?依我看,你不妨给她做个剑穗,我担保宋姑娘一定喜欢。”

谢虞晚闻言眼瞳骤亮,猛地坐直身:

“这倒是个好主意,”少nv抓抓后脑勺,又蔫蔫道,“可是,我不会做剑穗啊。”

“这好办,”傅念萝冲谢虞晚挤了挤眼睛,笑着拍拍她的肩头,“我教你就是了。”

于是傅念萝房间这晚的灯一直亮到了五更,次日谢虞晚和傅念萝一人顶着一个熊猫眼,用早膳时可把其他几人吓了一跳,就连正在同谢虞晚置气的宋厌瑾都没忍住多看了她好几眼。

谢虞晚敢肯定在他别过头的那一瞬,她在他唇边看到了隐隐约约的笑意。

还没来得及趋机上去奉承几句,谢虞晚就被萧元晏鬼鬼祟祟地拉到一旁,青年矮下身,在她耳边嘀嘀咕咕好一阵。

宋厌瑾的余光有意无意地瞄过谢虞晚和萧元晏,注意到nv孩懵然转兴奋的神se后,他迅速收回目光,不y不yan地冷哼一声。

初夏的风里已失料峭,春意渐衰,只几分嫣se暂住在半阖的菡萏花萼上,谢虞晚按了按头顶的蓑帽,望着身侧翠绿的莲叶发呆。

根据萧元晏的意思,他会把宋厌瑾引来这池荷塘,再千方百计带他上这叶小舟,而她则要侨作泛舟的蓑衣翁,待泛至湖中央便可褪去伪装和他好好谈一谈。

萧无晏提出此计时,谢虞晚本还不解:“为何一定要侨装?这样不会弄巧成拙吗?”

“弄巧成拙又如何,”萧元晏笑着眯了眯眼,“他离不开轻舟,毕竟执筏的人是你,如此,他只有好好与你相谈这一条路。”

一旁围听的傅念萝闻言目瞪口呆:“好y险。”

虽然y险,到底算个好计谋,谢虞晚自娱自乐地想,说不准他看到这湖光好水se,心情一妙就同她和好了呢。

为了计划的万无一失,谢虞晚还特意在下巴处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