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尘埃 (第1/2页)

加入书签

谢虞晚最后是在那株参天的神树附近同宋厌瑾撞见的,彼时少年长身玉立在她放眼望去的视野里,和风卷起他素白的裙摆,谢虞晚在这一刻忽然生出一种错觉,他似乎是在这里等着她来的。

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准确地知道她会去哪里找他呢?谢虞晚晃晃脑袋,暗嘲自己多心,张唇想要喊他的名字,偏偏幻境里发生的一幕幕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倒进谢虞晚的脑海里,她记得脚踩他鸡巴时的滚烫触感,记得他一声声难抑的喘息,记得他跪在她脚下,仰着脑袋为她舔逼,她的淫水则流了他一脸。

早知道在幻境结束的时候就不承认自己很早就记起来了!这样最起码现下不至于如此尴尬!

“在想什么?”

也许是垮下的神色不小心泄露出她无言的张狂,宋厌瑾忽然别过头来如是问她,谢虞晚自是不好意思说实话,随口胡诌道:

“你穿男子衣裳很好看的嘛,宋厌瑾,你到底是为什么要男扮女装?”

男装到底和女装不一样,虽同是素净的颜色,他着女子纱裙时总有些飘逸似月的味道,而身陷陆濯容幻境里的宋厌瑾,那一身雪白道袍束了腰,便衬得他身姿挺拔如竹。

谢虞晚本是随口一问,宋厌瑾的表情却是顿时凝住。

他眨了眨眼,轻声回答她:“师妹,你在说什么?”

好吧,他还是不愿意跟自己明牌。

谢虞晚不大理解,他分明心知肚明她知道他的身份,可每次她跟他直说时,他还是要装傻充愣。

“谢虞晚,”就在谢虞晚兀自无奈之际,宋厌瑾忽然启唇直呼她的全名,“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谢虞晚却茫然:“啊?什么?”

“关于幻境里……”

“啊,这个啊,”谢虞晚重重叹出一口气,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张嘴就是苦口婆心的叨叨,“宋厌瑾,你怎么回事,你身处正道,行事怎可如此极端?我知道你是替我着想,可是我们这些修士,是可以为了正道豁出性命的,如果再有下回,你不必救我了,为苍生献命,本该义不容辞。”

宋厌瑾没有说话,他垂下眼,鸦黑睫羽掩住的眼底先是怔忪意隐约,旋即漫上了嘲弄的讽色,他不想同谢虞晚继续这个冠冕堂皇的话题,于是又问:

“陆濯容刚刚找你说什么了?”

谢虞晚张唇正准备坦诚相告,心底却开始暗暗不安,似乎有腔下意识的预感在劝诫她不要说实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 温柔驯服[骨科]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