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鸢 (第1/1页)

加入书签

宋厌瑾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此刻勃起的原因。

大概是因为他实在太久没有见过谢虞晚惊恐的模样了,这才一时间没能压住欲望。

有些不妙呢,宋厌瑾笑着想,她的每一个新表情都能让他兴奋不已,这该如何是好。

谢虞晚却越发觉得宋厌瑾有病。

激他勃起的因素竟然是棺材,不是有病还能是什么?

经这一茬,谢虞晚慌张的心跳缓和不少,可当棺材外响起凄厉的女孩尖叫声时,谢虞晚还是被吓了一跳。

那剜心般的惨叫简直声声啼血,宛如寒尺利匕,谢虞晚的耳膜几乎都要被这惨叫声割破,她只能用力掐住自己的指腹,这才能忍下跳出去跟进门那东西大干一架的冲动。

不知过了多久,悲嚎才渐弱,等到彻底歇停时,谢虞晚听到了门板吱呀的一声开合。

紧接着,棺门被人推开,谢虞晚连忙爬出来,发现嘱咐他们躲进棺材的那个女孩正虚弱地半瘫在棺材前。

她扬起脸,笑容苍白:“让你们见笑了。”

宋厌瑾缓步跟在谢虞晚身后,他垂着眼皮,一眼识出女孩的症状,语调平平地陈述:“你的灵脉正在衰弱。”

灵脉相当于修士的血脉,血脉怎会有衰竭之理?谢虞晚难免惊呼:“怎会如此?”

女孩半闭着眼,失神地望着窗牖上纸糊般的月:“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只要闯入这里,结局皆是一具枯骨。而我之所以能苟活至今,是因为我这可以辨出天下生灵的灵脉。”

谢虞晚这才得知,女孩名叫荆鸢,先前听到的簌簌风声也并非风声,而是怨气的哭号。

荆鸢告诉他们,凡人的遗体可生怨气,而殁身于此的修士死后可以用来滋养这怨气,所以能够辨出人鬼神妖的她便成了惟一活下来的闯入者。

“可他又想要我的灵脉,”荆鸢苦笑着,声音干涩,“便日日来生剥我的灵脉,让你们屏气也是这个缘故,他抽离我一半灵脉,如今能捕捉到生人的呼吸,不过仍不能同我一样辨天下苍灵。”

谢虞晚秀眉一拧,被“生剥”二字骇得浑身发寒,一旁的纪渝同样也是大惊失色,他愤愤然地说:“岂有此理?我们带你离开这里!”

荆鸢却神情骤凝,她摇摇头:“他说过会将我的灵脉献给他的主上,我的性命一时无虞,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纪渝张唇,显然还想再说些什么,谢虞晚却拦住他,问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 温柔驯服[骨科]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