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哪个名字哪个身份宋厌瑾永远在这里就好 (第1/2页)

加入书签

“你的意思是……宋师姐收到剑穗后又生气了?”

谢虞晚恹恹地趴在桌上,脑袋微不可察地向下一点。

萧元晏不服输地提问:“有没有可能并非是剑穗的问题?”

谢虞晚闷闷不乐地抬起头:“我仔细琢磨了他这两轮的y晴不定,兴许就出错在剑穗,更准确来说,是花纹的问题。”

“那个雁状花纹?”傅念萝绞起眉头,“晚晚,你可是钻研了好几个钟头才学会的呢,这图案暗合了宋师姐的名字,他缘何会不喜?”

谢虞晚却没有接话,她杵着脑袋叹出一口气,恐怕他不喜的并非雁状花纹,而是“宋雁锦”这个名字。

既如此,那么男扮nv装这事定是他从不宣之于口的心结,那他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他的痛苦与迷惘又会到什么地步呢。

“我现在有话想对他说,”心念百转后,谢虞晚抬起眼,“但是不能直接告诉他,最好是在不经意之下由他自己发现……你们可有什么好主意?”

霄厄剑宗外百里皆兴道,此间道观游客络绎,大多是举止虔虔的信徒,偶也有负剑的修士好奇来访。

初夏,道观的桃花已半谢,只几片深红的枯瓣蔫蔫地耷在枝尾,于是悬在枝头的一块块玉牌代替了灼灼桃se,撞在风里发出铛铛的脆响。

这是道观祈福的特se环节,桃花一年开一季,祈福的玉牌却是日日撞枝头,是以桃花纵是再颓败,枝头始终是热热闹闹的。

谢虞晚小心翼翼地取下一枝凋谢的桃花,指下运气轻轻一拂,那已半枯的花枝竟重绽嫣然se,谢虞晚满意地点点头,随即递给宋厌瑾,举止间简直淋漓着殷勤。

宋厌瑾没有理睬她的殷勤,却面无表情地收下了她的桃花,谢虞晚见状一喜,刚想趋胜追击,身侧忽然cha来一句:

“几位道长,今日天se这般好,不妨来求上一签?”

谢虞晚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她兴高采烈地问摇着签筒的老头:“好呀,可以ch0u什么?”

萧元晏微微瞪大瞳孔,连忙g咳一声提醒她,谢虞晚却半分不闻,只一门心思地盯着老头的签筒。

萧元晏在后头恨铁不成钢地咬咬牙,被老头乜了一眼,萧元晏悻悻地敛下眸光,听到老头说:

“我这里只能看姻缘。”

谢虞晚努努唇:“姻缘就姻缘吧。”

说罢便随手从签筒ch0u了一支,老头掀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