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湿巾 (第1/2页)

加入书签

黑板上墙面挂的钟表,指针正嗒嗒转动,一圈又一圈。

林汨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神情焦虑。

领口差不多干了,留下块块淡黄的痕迹。陈哲泼上来的并不是水,胸口被打湿的皮肤就像是粘上了502胶后而又蒸干的触感,想忽略掉都不行,难受得紧。

班里多半人已经趴桌子上睡了,林汨抽出几张纸塞进兜里,尽量放轻动作,走出教室。

走廊内铺下一层金色的碎光,缠着树影照在地砖上,像是勾了副画卷。不过画卷尽头那抹黑影,是败笔。

林汨下意识停住脚步。

十几步远的距离,符聂杭就站在音乐室的门口,额前的碎发遮盖住眉眼,难得少了些戾气,小臂垂在身侧,青紫色的血管和筋络顺着弧度蔓延到手背。

他手里拿了件东西,在照耀下反光刺眼。

林汨看不清,也没打算看清,只不过去厕所要路径音乐室,这让她很不舒服。

他们现在的关系微妙,要说冷战,倒也算不上,毕竟冷战的前提是互相在意;但如果说两人毫无瓜葛,那符聂杭看她的眼神却又算不上单纯。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那天何修允在操场跟他说过的话。

你想和我做爱吗?

他这句直白却说得纯洁的话语让林汨不知所措,她说对他没有那种意思,可何修允却歪头,弯起眼睛笑起。

“姐姐,你知道吗?通过做爱培养起来的感情,意外的让人更难割舍哦。大脑忘记了,身体还记得,好恐怖呢。”

何修允身边的人都是如此,明明互不相爱,却单纯靠激素的影响和对肉欲的渴望就能成为最亲密的关系。

亲人如此,朋友如此。

当时林汨不以为然,可此时此刻,她忽然明白了。

神经一瞬间的紧绷、胸口肺部的空气像被抽走、头皮发麻、不可抑制的畏惧……她的身体记得太清楚。

只要符聂杭出现在她的感知范围内,所有的身体记忆,尽数涌现。

思忖片刻,林汨贴近栏杆,低着头上前,心里想他现在至少还是李茵雨的男朋友,大概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可事实证明,她还是低估了符聂杭。

在距离一米左右的距离,他上前一把拉住林汨的胳膊,另一只手打开音乐室的门,抓猫崽儿似的将人带了进去。

砰一声,门被彻底关上,内外分割成两个截然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私生子上位记(骨科、强制爱,np) 【ABO】【gl】痴缠种(中H)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