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恶种(h) (第1/2页)

加入书签

俩人幼儿园就认识,从符聂杭搬到旁边那会儿起,林汨的噩梦就开始了。

当时林汨家还没有负债,林父经营的连锁店蒸蒸日上,一家人本该和乐美满的生活下去。可世事不如人意,在她初中那年,母亲留下一张字条,自此消失;而父亲也出了车祸,就此颓靡,经营的生意江河日下,到最后亏本只能借债。

短短几年时间,林汨的生活彻底改变。

出院后,父亲窝在家里混吃等死的状态让林汨又害怕又伤心,她去找了当时勉强可称为朋友的符聂杭。

“想我帮你?”

十几岁的少年已经有了长大后的雏形,凌冽稚嫩的五官极其吸睛,他个子蹿得高,身上薄薄的一层肌肉,站在林汨面前几乎将她全部笼罩,压迫感无处不在。

浓黑的眸子待捕的野兽一般盯着面前哭啼啼的女孩,她鼻尖和眼尾都红了,就像他平时欺负完后的样子一样,很可爱。

青春期的性冲动无可避免,符聂杭根本就没想忍着。

他早就想操她了。

而现在就是个好机会。

所以符聂杭难得没有像平日那样调侃她哭泣的模样,只是温柔地用指腹擦去她的泪珠,然后拉着她手放到胸口。

“喂,我再问最后一遍,要不要我帮你?”

听他语气不善,林汨急忙擦掉眼泪,反抓住他的手哭道:“符聂杭,你、你帮帮我……也帮帮我爸爸。”

一时着急,她没有关注此时两人的距离。几乎是贴在了符聂杭身上,柔软青涩的胸脯摩擦在他的肚子上一蹭一蹭,尽管知道她没那个意思,但女孩无意识的举动在他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勾引。

符聂杭很满足她此刻的状态,胳膊绕到她背后将她抱在怀里,恶劣地去挤压她还在发育中的乳房,按着她削薄的后背摩挲。

“你这么可怜,我当然会帮你。”

林汨感激的眼泪夺眶而出,以往对他不好的看法在这一瞬间尽数消散。只可惜还不等她说话,耳边又响起他的声音:

“只要你乖乖让我操就好了。”

……

那一晚,林汨终于明白符聂杭这个人骨子里就是坏的,天生的恶种。

不管她怎么哭怎么喊,符聂杭都没有停下,反而越发凶狠地挺着腰往她穴里戳,鸡巴插得穴肉都层层外翻,血液混合着黏腻的液体从缝隙往外流,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放过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 温柔驯服[骨科]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