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死刑犯 (第1/1页)

加入书签

没有换洗的衣服,符聂杭拿了件自己的卫衣给她。

穿身上松松垮垮,看起来有些滑稽。

林汨卷起过长的袖口,抬头看墙上的表,已经在这呆了两个多小时了。

刚刚在浴室里,符聂杭说的话让她不知道该怎么接,索性闭嘴当哑巴。可尽管这样,莫名其妙生气的男人还是又把她压在浴缸里做了一次。

磕磕碰碰,身上又多出许多新伤,现在还是疼的。

林汨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因为她没有作出应该有的反应。

比如吃醋。

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可笑的占有欲。

她从出来就一直低着头,时不时掉泪也赶紧抹掉,怕给人看见要生气。

穿上校服外套,下边还漏着一截卫衣的下摆,遮到膝盖上方。暴露在空气中的纤细双腿还带着浴室闷热出的水雾,密密麻麻的细小水珠衬得皮肤更嫩。

真要形容,刚出水的白玉。

咕嘟一声,符聂杭喉结滑动,莫名想到她用那双腿缠在自己腰上的画面。

很软,很滑,操得狠了还会用力夹紧他的腰乱蹭……

说起来,何修允好像也看到过吧?天台上的光还挺亮呢。

一定看得很清楚。

贱人。

迟早刀了他。

他下半身围了个浴巾没再穿别的,靠坐在沙发上,沉着脸盯那双四处走动的腿。

等到林汨收拾完东西准备走了,他又说:“今晚陪我睡。”

“……我爸爸在家,我不回去他会担心。”林汨抱紧怀里的书,委婉拒绝。

“你在我这他有什么担心的?”符聂杭语气多了几分不耐。

刚说完就看见林汨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他。

——哦,他懂了。

就是因为在他这,爸爸才会担心。她是这么想的没错吧?

更不爽了。符聂杭起身,随后捞了件t恤和裤子一套,没几步就走到林汨跟前,拿过她怀里的书,揽着人往外走。

啪的一声,灯关了。

屋内陷入黑暗,唯一的光束是门外透进来的路灯。

都还没反应过来,林汨就已经被人半推半抱地走到了门口。她意识到符聂杭的意图,猛地停住脚步不肯走。

像是商场里耍赖的小孩一样撅着屁股往后退,眼睛睁得老大,谨慎道:“你干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庆余年】(闲泽)庆春泽 把黑洞受酱酱酿酿 灰烬上的旗帜 以次充好 那你哭着上我(年下1V1) 【G/B】红色天鹅 笨蛋炮灰是主角受的 疯批养父玩烂清纯嫩批烧货 恶劣嫩批美人肆诱权贵养父 硬汉继父豢养娇弱嫩批美人 松货的直播日常(高h/np) 安全庇护 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 扬花起时 潮湿夏日 穿成男频爽文里的漂亮炮灰 被献祭给恶鬼后 温柔驯服[骨科] 深夜爸爸懆坏子批黄文合集